程枫

程枫

生日:6月19日

兴趣:阅读、唱诗歌、欣赏影视作品


节参与目


得救见证

我来自中国大陆,从小所受的教育是无神论和唯物主义,对基督教并没有太多真正的认识。还记得初中时在同学家曾读过一本圣经故事的连环画,知道了上帝造人和挪亚方舟的故事。那时认为这跟中国的女娲造人的传说一样,只是个故事,是人编出来的。后来我大学毕业去了北京一家研究所做会计工作,在研究所这种环境里,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基督教,况且还是一个医学研究所,根本不可能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有时事情就是这样神奇,还记得那时我们住在集体宿舍,有一个和我同期来的女生是学电脑的,有一年圣诞节前夕,她邀我一同去北京的一家教堂,说圣诞节前会发饼。当时出于好奇,就和她一同去教堂,却发现我们根本无法进入教堂,因为长长的队伍已排在教堂门外,恐怕没有几个小时是进不去的,我们只好放弃了。但当时的情景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我很惊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教堂呢?后来我像大多数人一样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可在我结婚一年零八个月的时候,我的先生去了加拿大读书,而在他走后的两个月,我们的女儿出生了。那时,我的生活处于养育女儿的忙碌和对未来的茫然之中。而后来办理签证的过程,更是给了我无比的打击。加拿大的签证被拒了两次,第三次好不容易签下了,先生却又拿到了美国的工作签证,而我第一次办理赴美探亲签证也遭到了拒绝。当时我就像被绳子悬在半空中,上下不得的感觉真是很难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家不像家的日子。那时的我还不认识神,对一些事和人产生了怨恨。

后来我终于拿到了赴美签证,与先生在美国团聚了。来到美国后认识了一些朋友,也曾向我传福音,但当时在一些认知方面无法达成共识,譬如为什么“我生下来就有罪呢?”所以对基督教还是有些排斥的心理。后来有曾经参加过夫妇营的朋友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跟进聚会,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跟基督教有关的聚会,等到大家一起唱诗歌时,我才意识到这也是基督徒的聚会,但我真的很喜欢那些诗歌,而且当我跟着大家一起唱这些我从未接触过的诗歌时,眼泪不由自主落下,朋友说这是神作了工,可那时的我还听不懂这样的话语,只是由着自己的心被这美丽的诗歌,和聚会的那种喜乐气氛所感动着。现在想起来,神真的是动了工。2006年的感恩节,先生和我决定参加恩爱夫妇营三天两夜的营会,那次的营会有15对夫妇参加,绝大多数是基督徒。有两对带领夫妇为我们讲授恩爱夫妇训练课程,我到现在都难以忘怀带领夫妇在我们面前所做的一次次夫妻之间如何沟通的示範,那都是他们生活中活生生的见证。当我得知他们做这些工作是不计报酬,完全的奉献时,我真正感到是神的大能让人放下利益,从事奉中带给他人平安喜乐,自己也从中获得平安和喜乐。在带领老师做决志呼召时,我心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力量,使我举起了我的手,我相信那力量来自于神。“神爱世人”,我知道神是爱我的,神借着弟兄姊妹引领我来到教会,在这里我感受到来自主内弟兄姊妹的爱,是神为我预备了最适合我的。

自从我来到教会后,就参加了小组活动。通过与大家一起对经句的学习和讨论,增进了我对基督教义的了解。还记得那天传道人问我愿意受洗吗?我都惊呆了,以我在中国大陆的生活经验,认为我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学习和申请过程,才可能有受洗的资格。经过在受洗班的学习,我更加感受到神的大爱,信必得救,只要信主耶稣,接受主耶稣做救主,就可奉主耶稣的吩咐和命令而受洗。信主后,我感到心境清明了许多,尤其是在饶恕他人上。以往别人伤害了我,我在生气过后,就试图忘却那不开心的事,来调整自己的心态,可那并不是真正的原谅,所以每当我想起往事时,又免不了义愤填膺,无法原谅对方对自己的伤害。信主后,我知道了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我借祷告把事情交托在神手中,求他引领我做到真正的原谅。虽然我信主的时间还不是很长,虽然我祷告的话语还略显稚嫩,但我知道我已走在神指引给我的道路上,还有众多的弟兄姊妹与我一起同行,帮助我在主里成长,以后的日子将不再孤单。罗6:3-6:“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是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我决定在今天受洗,洗去旧我,获得主内的新生。

 

© 2002- 良友电台